前几天小蓝(采访对象之一)把稿子拿给她的父亲看,听说老爷子在家里吹胡子瞪眼,“你的这个朋友,思想太偏激了,還是少接触一些。”她在电话里乐不可支,催婚史太长,早就免疫,可以当笑话讲。但一丝无奈始终萦绕,老爷子的固执不在于忧虑自己的学霸女儿有无独立生存的能力,论点通常也不在病榻孤独、晚年无伴这些琐事上,而是他的心里似乎有一个顽固的殿堂,人一辈子必须结婚,否则人生就是残缺的。 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o8Ukw7C 密码:2yec